【学生作品】小城深巷 何处为“吾”家

时间:2016年10月25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学生作品】小城深巷  何处为“吾”家
 


小城深巷  何处为“吾”家
 

王光乾

 

    一个少年,头盘着辫子,身穿蓝布长衫,抱着一个湛蓝色的泛旧的布包,穿过喧闹的街市,走向大洋的彼岸。他始终面带微笑,走出了属于他的金融王朝。多年以后,叶落归根,“家”似乎是个很遥远的称呼,而少年何方?那蜗居在小巷的故园,在他的记忆中却渐渐远去,徒留满院的沧桑。

    记得那年盛夏,我踏上了远方的列车,人生的轨迹从此走向了不一样的地方。当我第一次站在我即将要生活四年的地方时,心中的不平静,打翻了我对于太谷之前所有的认知。“金太谷,银祁县”心中竟有着别样的悲伤,为了这座老城,也为了那些遗留在历史硝烟中的故事和那位魂归他国的老者。

    很多时候,一个人习惯了孤独,喜欢了一个人随意走走,可是一群人,却会趁着青春,探寻不一样的世界,满足自己那些过剩的好奇心。而属于我的太谷第一站便是山西首富孔祥熙的故居,那座充满了历史痕迹的地方。

    似乎有着“大隐隐于市”的想法,我们游走在老城的小巷中,窄窄的水泥路把曾经的繁华和恍惚都深深埋在了时间的长河中,清冷的街道早已不见那些车水马龙。可故居却依然静静的沉睡着,那斑驳的院门诉说着历史的无力……

    古朴的院落,幽静的阳光,无声地讲述着属于它的曾经。耳畔残留着只有我们的笑声和无知的青春。可现实却告诉我,我正在走进一段历史,走进那些光影交织的故事中,风太晚,稻谷香,故园的记忆可能已经成为过去,而我却在通过那些遗存的印记用旁人的角度去解读,去倾听来自风中的吟唱。

    孔宅位于太谷县西南角,坐南朝北,现存正院、厨房院、书房院、戏台院、墨庄院、西花园及部分残损的东花园。它由多个横向排列的套院组成,每个套院均沿中轴线方向分割为多个四合院。各院间用明廊、抱厦或过厅相隔。各院之间有垂花门、宝瓶门和八角或月牙门相通,隔墙则用多种造型的窗户予以装饰。宅院造形各异,风格多样,整体典雅纯正,细部玲珑剔透,宽猛相济,浓淡相宜,显得十分和谐。现在宅院内很多房间被设为展室,有孔祥熙生平展和蒋介石客居展等。斗拱飞椽,造型美观大方的主体建筑;木头部分雕梁画栋,沥粉堆金,宛如七彩虹霓,无声的回忆了曾经的旋律。

    戏台古朴典雅,过厅建筑考究,布局舒适,造型美观。置身于其中,我仿佛在罅隙间,翻阅着那段繁华却泛黄的故事,似乎眼前出现了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踱步院中,与家人同乐,眼中是不羁的誓言。一腔热血,挚爱向国,可却在现实面前步步沦陷。

    在西花园中凿地为池,池中石基上架一木构方形小亭,名“小陶然”,为主体,配以其他景点,小桥流水、亭榭湖石。花园中央修有水阁凉亭,亭下水池植有莲藕,放养着金鱼。树影婆娑,绿草如茵,一时间一切都变得云淡风轻。

    斑驳的院墙在阴凉处早已爬满青苔,老树摇曳着那些早已不知换了多少次的新叶,春去秋来,故人已逝,那些曾经的故事隔绝在那充满着战火硝烟的历史中,徒留满院的寂寞和等待,等待着那些无法归来的旧人。

    琴弦耳音,叙写惨败的繁华,半城烟沙,半沉落寞,是谁等待归人回家,又是谁灼伤天涯只为那一句落叶归根。笑靥如花堪缱绻,为君一舞倾城,可终究琴瑟已绝。云中谁寄锦书来,叨念那遗落尘埃的地方……

    韶华易逝,那些七秒记忆的鱼儿不会记得曾在水榭旁,潸然泪下的老者,那是无法归乡的难过,是曾经意气风发的追忆和何处为家的心酸。

    书中那“太谷城,真有名,鼓楼盖在城当中,东寺园里游九曲,田儿后头绞活龙。”记录过去的歌曲依旧回荡在小城的深巷之中,那些曾经的繁华似乎都未曾褪色,仿佛依旧述说着那个从这座小城走出去的翩翩少年。

    焚一段清香,纪一段过往,承一世情缘,诺永世的誓言,离开故园,我似乎听到了故园那深深的悲伤,那等待旅人归来的遥遥无期。只是岁月静好,一切都不会重来,一切都成为过去,就如同故园的那些记载一样,它的主人永远都无法回到这曾经成长的地方,魂归异乡,何处为“吾”家。

 

【学生作品】小城深巷  何处为“吾”家

 

    后记:我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去记录我当时的心情,我的心凄凉无比,为了那位老者,也是为了那位走出小城的少年。也许梦想和现实之间是那么的让人难以抗拒,可是指尖的苍凉却那样的清晰,清晰到我无法忽视我内心的感觉。似乎那个冬天,我看到了那些随风的故事
(本文系创意写作中心“乌马河文丛”第一辑《太谷人家》散文集入选作品,该书将由北岳文艺出版社近期推出。)


 

【学生作品】小城深巷  何处为“吾”家

(作者:王光乾 编辑:chuangyi)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学院贴吧 |
地址:山西省太谷县学院路8号 电话:03545503866 邮编:030800 备案编号:晋ICP备1020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