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作品】明心湖畔(闫志浩)

时间:2016年11月01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明心湖畔

区域1202  闫志浩

 【学生作品】明心湖畔(闫志浩)

听完讲座后,我来到了“明心湖”畔。太阳还没有下山。哦,就是右岸书吧这块。“明心湖”是我的命名。由于和它相处久了,便难免有了感情,这一弯清水实在令我沉静,使我明心。

这里的春天也能看见孩子了。在太谷,家长们已经开始这样哄孩子你这周要是听话,好好吃饭,好好上学,妈妈周末带你到信院玩!

我走过来,一大群孩子在明心湖畔嬉戏玩耍。大一的时候,觉得信院没有大学的感觉,每到周末,老往农大跑,几乎每次都能碰到孩子,便觉得,大学应该有孩子,大学生活中应该有孩子的身影。

一夜春风去,不知桃花开。

“偷偷”地漫过草地,寻得一快巨石,坐卧而上。这一系列动作,我娴熟的仿佛经过训练似的。但事实上,就只是我的随心而动,任意而为罢了。水面出奇地安静。这一刻,我想起了北大的未名,清华的荷塘。按着我的记忆,未名独有的是一种风静,而清华园的荷塘倒不乏一种沉静。我仿佛又一次听到了那未名湖边的清风独奏,又一次看到了那水木荷塘旁的作画书生。那风姿、那画架,也一并呈现在眼前这安静中了。记忆的美丽火花在水面绽放,意境太美。

我微微一笑,听见了身旁的鸟语。远处“明心岛”上的小树太纤细,不过,我还是可以在它身下的湖水里数得清它婆娑的嫩枝。

他们一群孩子,吱吱呀呀的,我却一点儿也不嫌他们吵,反而看得安静。微风吹来,顿感丝丝凉意。观远处之水,在夕阳的映照下,如沸、如漫、如滚;而近岸之水,又似乎能看见缕缕春风在水面的痕迹,由此,便慢的许多。不觉之中,近岸的水浑浊了,这大概是方才那阵春风在搞鬼,把远处在湖面上的微枝末叶都给乾坤大挪移到了岸旁,近岸之石挡住了它们的去路。

夜深迟睡少锻炼。才盘坐了一会儿,双脚便麻木了。顿时,又感到了饿意。

我自坐卧静观,他们又如何观我呢?我且不去讨论吧。似乎我并没有有伤风景,相反,我倒觉得,我这样的静处有点装点了这景色。就如那未名湖旁的吹笛人,荷花塘边的作画生,还有那明心湖畔的一群孩子。

孩子们聚集一处,估计是发现了群鱼什么的。顺序应该是这样的:一个孩子一声大吼,附近的孩子立刻聚拢,然后把他们的家长们也召唤而去。

“回吧!回吧!回吧!——”家长们一声声叫喊。我都听到了,孩子们估计是当作耳旁风,装作没听到。

母亲跟在后面不解不停地问:“怎么了?孩子。”

我说,没怎么,他就是不想回去。我在心里这样想。

一个小男孩倔头倔脑地朝我这边走来。

水面归于平静。孩子们不得不离开。他们倒也听话,没有我们儿时的狂野。有时候被母亲唤回家,母亲都不惜动用武力的。在外面玩,见有人哭着回家那是常事,不过是今天你笑他,明天他笑你罢了。

肚子又响了。我这是在禅定吗?禅定是否应该是无思无念的样子?

猛然抬头,太阳不见了。可是,还不到时候。它老人家估计是躲到了哪朵云彩的后面,像刚才那群孩子在同我玩捉迷藏。我又一抬头,淡蓝的天也不见了。远处汽车发动,汽油味都飘到了我这里。噫!错过就错过吧!于是我找一个理由给自己:虽说是花开堪折直须折,我看这桃花还不够绽放,还是改日再寻一朵去吧!

有点寂静了。原来是孩子们离开了。我也离去吧,看这个样子,太阳今天该是在乌云后结束它的行程了。

我起身后才发现,原来在远方“游人”处有一片桃花林,那里已是一片花开。我有一种窃喜,快步走在去吃饭的路上,也走向未知。就在我穿过整个明心湖,路过右岸书吧的时候,我看到的是一片沉静。沉静,那么美,仿佛我心中便有了底一样。

水面突起一阵清波,我的心也为之一振,我知道,我变得沉静的心暗含生机。
 

【学生作品】明心湖畔(闫志浩)

(作者:闫志浩 编辑:chuangyi)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学院贴吧 |
地址:山西省太谷县学院路8号 电话:03545503866 邮编:030800 备案编号:晋ICP备1020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