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信息正文

参加第一届应用型大学通识教育论坛有感

时间:2017年10月26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远景学院 程荣荣

   1021-22日,有幸参加由西安欧亚学院主办的第一节应用型大学通识教育论坛,听取多位通识教育领域的顶级专家对通识教育的简介,并与在通识教育领域努力探索的多位同仁进行探讨。在以下几方面感受较深。

   一、对通识教育的认识

   我的大学主要接受的是传统教育,大量专业课的学习让我具备了一定的专业技能,极少量的通识选修课让我感受更深的是乐趣,是对我后来生活的影响。当就职于学校后,发现我院在通识课方面如此“土豪”,觉得信院是学生真是幸福,一方面遗憾自己学生时代没能赶上这样的机会,另一方面也为成为一名通识教育工作者而跃跃欲试。可是,当初我对通识课的认识仅仅停留在“以学生为主、重课堂讨论”的浅层。在远景学院工作数年,也在不断探索和学习,遇到过很多困惑,也解决过很多疑问,但依然对通识教育没有清楚的认识,本次借由参加会议,得到了答案。通识教育是与我们的专业教育相对而言的。

   香港中文大学的王永雄教授举了个“小孩子,为什么”的例子:

   小孩:为什么要吃青菜啊?它的味道不好。       

   大人:青菜有丰富营养啊,它能使你身体健康。

   小孩:为什么我要健康啊?

   大人:不健康就不快乐咯。

   小孩:为什么要快乐啊?

   大人一时语塞:当然啊,人人都应该快乐嘛!

   小孩:为甚人人都应该快乐啊?

   大人继续语塞……

   所以,专业课能够给我们什么?去做细致的问题!通过观察,知道A是什么,通过推论知道B会引起什么后果。但并没有告诉我们意义,即C意味着什么,更没有告诉价值的问题,即D应该怎么做,这些宏大的问题并没有回答。可是,宏大的问题怎么回答,需要寻找知识,而寻找知识是要回答很多细致的问题,也就是要学习专业课。因此专业教育更多是在专业技能、知识方面的培养,重在深度。而通识教育更重广度,是跨越和超越了专业的。这并不意味这通识课(广度)比专业课(深度)更重要,实际上,二者同样重要。所以在课程设计上要根据不同目的进行设计。

   1.通识教育的目的

   那我们为什么要进行通识教育?为什么广度也很重要?2016324日,哈佛大学校长福斯特在美国西点军校演讲时强调指出:人文教育在高效率的领导力中具有重要而不可替代的价值。人文学科代表着人类经验和人性洞见的传统。最近的英国议会调查显示,在国际上,大约55%的领导人持有人文学科或社会科学的学问,而75%的商界领袖都承认,最重要的职场技能都与人文学科有关,即分析问题能力,人与人之间沟通能力与写作能力。包括近年来,我国的劳动力市场上供需双方矛盾渐显:大量的求职者找不到想要的工作,很多的企业找不到想要的人。作为向社会输送人才的高校,我们需要反思责任问题。尤其是作为应用型大学,以人为本的原则下,社会需求、学生终生发展需求、批判思维、创新思维、各种能力都需要通过通识教育才能得以实现。因此,培养完满的人是我们的目的。

   “完满”是我校的叫法,在美国、欧洲、香港等很多世界一流的高校各有称呼,而近年来我国大陆的知名院校也意识到我们的人才培养供给侧急需改革,而我校基本上走在了改革的前列。不得不感叹董事长的前瞻性和我校领导的改革魄力。

   2.通识教育在各高校的发展

   从来没有哪项改革是一蹴而就的,我们在改革中也是摸着石头过河,免不了遇到一些困难。因此,学习和借鉴好的先例尤为重要。

   从1852年,纽曼的《大学的理念》,到1930年赫钦斯的“百科课程”,到1945年《哈佛教育红皮书》,通识教育已经经历了上百年的发展,然而,到目前为止,哈佛大学依然进行着不断的改革,而且,在以往的五次改革中,后三次主要围绕通识教育改革,201612月的第六次课程改革报告会更是引起了热烈的讨论。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理工大学、厦门大学、复旦大学等知名学府的通识课改革也不断推进,如火如荼,此次会议让我们也看到有越来越多的高校、学者加入到通识课改革的“朋友圈”中,这更加坚定了我们改革的信心。通过交流,发现我们基本上走在了改革的先列,一方面因此而感到自豪,另一方面也感到我们责任重大,因此,在探索阶段还需要花更多的精力,去学习,去琢磨。

   二、 通识教育课程设置

   相比于国内很多学校,我们的通识教育课程设置还是比较全面的:六大板块清晰的划分,直观反映了人才培养目的;涵盖课程相对丰富,不至于特别偏文或偏理。专业的教学团队为通识课展开提供了基础保障。随着我校书院制的迅速推进,我们需要进一步思考,如何发挥书院在人才培养方面的作用,如何将新建的书院与已有的系部更好的结合。香港中文大学是值得我们参考的。

   该校将人才培养的课程设置分为课外与课内培养。课外的培养为书院通识,课内包括专业课程和大学通识。书院通识通过提供方便、良好的环境,让学生能够有空间发挥个人兴趣,畅谈人生理想,享受美好生活,从实践活动中学习、提升。而课内培养是通过课程的学习,将书院通识中学观察体会到的自然现象、社会规律、文化内容在课堂上延伸,将学习内化,成为让自己终生受益的、独一无二的收获。在课内培养方面又包含了专业课程和通识课程,前者旨在重深度、后者重广度。因此通识课对于教师而言是专业,但修读的大多是非专业的学生,因此不能是一年级程度的专业入门课,但对于学生可以是有关这专业的最后一科、不是为了让学生好拿学分,是要引起他们对知识的兴趣、对学习的兴趣;不能只注重传授知识,而是要点出这个专业的重要概念、观点,引导学生学习知识;更不需要涵盖整个专业的不同部分,而是需要联系其他领域的生活。

   1.各板块的设置

   虽然我校在各板块的设置上已形成一定的体系,但如果想做的更好,可能需要下更大的决心打破各系行政与专业壁垒,与各书院通力合作。远景学院作为起初的试点,已经摸爬滚打了五个多年头,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做过很多的反思,每一位远景人都有深刻的记忆和感受,这是作为试点区责任所在,点滴的成败都是推动改革的基石。

   2.一门课的设置

   基于通识教育的目的,我们的课程内容、方式、考核应围绕其展开。

   课程内容方面,要做到有广度。香港中文大学《与自然对话》的课程是个不错的典范。一门课程,要求学生涉猎的著名读物涉及到14本之多,从柏拉图的《理想图》到牛顿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到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到沈括的《梦溪笔谈》再到欧几里得的《几何原本》等等,通过节选的方式,培养学生多方面的能力。学生学完后,可以畅谈自己喜欢哪本书或哪位作者,也可以说自己不喜欢那个,并且能讲出不喜欢的原因,不论哪种结果,都能将通识教育的广度加以实现。  

   授课方法方面,要发挥学生主动性。课堂讨论是最有效的,但有的时候,发现学生是讨论不起来的,在本次会议上也学到了解决办法——尽可能把讨论主题细化。主题太泛会导致学生找不到切入点或不知所云,因此教师需要具备细化主题的技能。

   课程测评方面,学习Blooms的分类法。有合理的课程设计、良好的授课方法无疑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学生的获得感。从6个层次,即知识(knowledge)、理解(comprehension)、应用(application)、分析(analysis)、综合(synthesis)和评定(evaluation),不同维度来进行测评。选择题可以评核学生是否掌握了基本知识、概念即知识和理解维度;小组报告可以让学生之间展开讨论,即应用维度;学期考试要求学生分析与比较;读书报告要求学生反思、评论,考察了综合和评定维度。不仅老师给予评价。还可以开通学生互评平台,倒角学生积极性。

   三、通识教育中遇到的问题与反思

   1.学生对通识课的态度

   曾经做过调查,很多学生在选修通识课的时候,首要目的是拿学分,所以,哪科好拿选哪科,并没有将提高综合能力优先考虑。因此,在本学期第一堂课上,远景领导要求每位老师向学生阐述通识教育的目的和意义,或者通过一些问题的设计,让学生体会自己在理性、独立思考能力、视野、批判思维方面存在短板,先意识到自己的不足,才能在后续选课,听课的过程中有所目的和侧重。

   2.全校通识课的推广

   我校的通识课已经初具规模,能做到面对全校学生。但问题在于,大班授课很难实现小班讨论带来的优势。因此,“双师双班”型教学方式将二者优势结合起来,师生间互动、同学间互动,实现了老师讲授和学生讨论双重目的,将通识教育落到实处。

   本次参会,发现不论是世界名校,还是国立大学,抑或是独立院校,通识教育在各大高校的推进过程中大体都面临重重困难,而我们有这样的条件,有多方的支持,没有理由不去好好做。争取从我校走出的学生,在知识、能力和素养方面表现更加出色。通识教育的改革任重道远,我们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很多的困难等待我们一一克服,保持与时俱进,不断学习,才能让我们的教育保持活力。

   20171024

   

(作者:佚名 编辑:zy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