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双子杯”两校诗歌对抗赛原创诗歌获奖名单公布

时间:2018年05月10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诗心与共·花开晋渝
首届“双子杯”两校诗歌对抗赛原创诗歌获奖名单

      为增强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山西农业大学信息学院两校文化互动,激发学生文学创作热情,培养学生创意写作能力,晋渝两校特联合举办“诗心与共·花开晋渝”首届“双子杯”两校诗歌对抗赛,并于2018年4月10日-4月30日面向两校学生进行了原创诗歌征集。
本次原创诗歌征集以“青春、梦想、春天、校园”为主题,通过两校专业评委两轮评审,根据匿名打分结果,最终评选出金、银、铜奖及优秀奖共21名,并入围晋渝两校诗歌对抗赛第二阶段比赛。

获奖名单如下:
序号 姓名 得分  奖项 学校
1 赵  威 46.6  金奖 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
2 姜巧媚 45.8  银奖 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
3 牛超豫 45.1  银奖 山西农业大学信息学院
4 黄明洋 44.6  银奖 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
5 古  莲 44.2  铜奖 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
6 王彬彬 44.1  铜奖 山西农业大学信息学院
7 游麒麟 44  铜奖 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
8 李锦城 43.9  铜奖 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
9 木  应 43.8  铜奖 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
10 吴雨娇 43.3  铜奖 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
11 史晓松 43.2  优秀奖 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
12 白晓月 43.1  优秀奖 山西农业大学信息学院
13 秦泽宇 43  优秀奖 山西农业大学信息学院
14 孙  转 42.9  优秀奖 山西农业大学信息学院
15 王奕鑫 42.8  优秀奖 山西农业大学信息学院
16 杨  洋 42.4  优秀奖 山西农业大学信息学院
17 张小妹 42.3  优秀奖 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
18 孙思渟 42.2  优秀奖 山西农业大学信息学院
19 曹毅兴 42.1  优秀奖 山西农业大学信息学院
20 尹苏渝 41.5  优秀奖 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
21 韩靖薇 41.4  优秀奖 山西农业大学信息学院

       本次两校原创诗歌征集共有240余名学生参与,共计收稿500余篇,在此代表大赛组委会对全校师生及各界媒体的关注与支持表示感谢。首届“双子杯”两校诗歌对抗赛第二阶段对抗赛将于五月底在山西农业大学信息学院拉开帷幕,敬请关注。


附件:首届“双子杯”两校诗歌对抗赛原创诗歌征集获奖作品

 

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创意写作学院
共青团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委员会
山西农业大学信息学院创意写作学院
共青团山西农业大学信息学院委员会
二〇一八年五月九日


 

附件1:
首届“双子杯”两校诗歌对抗赛原创诗歌征集获奖作品

海子(外二首)
·赵威

人走的太早
微风还不够,灯也还亮着
伸向人间的手最后落在重庆
如果草原不死,铁做的母羊将变成山峦
身体长满河流,呼出的气便是城市清冷的雾
野猫们瞳孔紧缩,集体溺水,诗人以身投铁

一个海子骑着家乡木房子的屋顶,他从天空来
一个海子收藏有四张木帆,他从海边来
一个海子是只镰刀,他托付一列火车,他从远方来
最后一个海子向人间架设木梯,他从天堂来

你走,去见一匹白马,马蹄藏剑
你走,去见一座湖,青海湖涨水
有多少酒就有多少得到满足的梦
海子,你说:
丰收的节日有多少月亮为你庆祝
你说:还有多少雨水还未下,还有多少
骨头还未得到湿润。

现在阳光正好
陶俑都要向你敬礼
樱桃熟了,一群滴血的母亲
用麦子煮茶:
“早些回来,人间现在满是桃花”

丹丹

有许多的马匹容易感到疲累
大概是因为在冬季,雨水缺乏
只消望一眼远方
尘土便四处弥漫

冬季只是个不浪漫的比喻
河流进入枯水期
船只只是一堆缺血的物体
港口已经被风吹烂

丹丹,你念着的海边
那里有无数双翅膀正遭到
无数次遗忘
你只记得鞋子踩过水面的场景

要讨厌有雾气的早晨
要讨厌容易感冒的季节
在一座偏僻的公园里
丹丹含着桃枝奔跑着

是呀
黑夜不够漫长
只够我想你三回
正如冬至

除夕

藏在瓦缝隙的蛛网在过滤早起的炊烟
而蜘蛛脱胎于天才的躯体
风里藏有刀子
一刀一刀划着父亲种下的树
少年犹如逢阳光
赏花,看草,望远方

雪摊开自己的身体
如同倾诉衷肠
它向人间道了声珍重
许多日子就如许多节柴火
在炉子里,让一壶水不停地呜咽

得到的糖果都要归还
候鸟也要去偿还南方的恩情
还没记起的事情就去忘记
我们专心修复农田
修复被误砍的桃树和一片大火焚烧的山
腿脚打起的灰尘四处弥漫
现在就缺一场雨
要是有一场足够绵长的春雨
在雨中,我们的形象就是归来的英雄


孤独兽(组诗)
·姜巧媚

火花

清晨,鸟鸣从大地母亲的手心里
醒来。噩梦丢弃
黑与白结合,生下希望和诗
行走的我
想把脚下的路
踩出伤痕,踩成
年少的记忆
把没藏好的星星找出来
做一盏灯
我的眼里迸射青春的火花
“哧”一声,点燃

孤独兽

我拖着一头名为孤独的兽
走在马路上
灯火刺激着它的兽性
它在我背后张牙舞爪
又向周围人群
吐鲜红的舌头
每个人从我身边走过时
都好奇地打量
仿佛
我也是一只
青春怪物

倒立

他倒立着
大地被托在手里
天空在脚下
眼睛里的投影
天就是地
地成了天
半片鲜绿
半片纯白
他看见
形形色色的人
吸附于绿色的磁铁上
一颗颗头颅
在纯白的布景中
使劲摇晃
摇晃
他努力适应
这个倒置的世界
仿佛
颠倒的不是自己


芦苇河岸(外二首)
·牛超豫

太阳升起以后
我们会走进梦见过的那些地方
草原 湖泊以及幽静深邃的密林
我们会在树下醒来
想起那些忽明忽暗的日子
或者在云下赶路  追逐自己的影子
偶尔,我们也会迷失在河沼
像没有心事的芦苇
晃晃悠悠,沉沉入睡
我们会在黄昏里点起篝火
烧掉寒冷,恨意或者别的什么东西
我们简单的相信
这一切,不过是
大地上的事情

没有人不爱雨后的彩虹

当被铁手扼住咽喉
当花香和泥土成为奢求
当许多人死在了半路
当一只脚踏入花田,另一只脚踏入深渊
当一点点的风吹草动里都潜伏着危险

有些人在哭泣,有些人在咆哮
有些人无动于衷,有些人伤痕遍体
有些人奋力挣扎着 渴望打破着枷锁
尽管更多的人渴求安宁
有些人踩着脚下的尸体
勇敢地向上爬着
当暴风雨如期而至,把一切都冲的粉碎
泥土掩埋了尸体,化作肥料
但虔诚的种子总能在希望中开花

当有些人走了出来,
但更多的人留在了原地
没有人喜欢暴风雨,
也没有人不爱雨后的彩虹。

看到镜中的自己

惊讶于容颜的改换
今天与昨天的自己并无差别
今年与去年的自己却不一样了
流行的款式泛了黄色
缺了把的茶壶不再完整
日夜从我们身旁过去
什么东西在流失
像在心里留了个槽
潮涨潮息,叶生叶落
没有什么改变
可一切都不一样了。


二月(外二首)
·黄明洋

雪堆砌成山的季节
迟到的春风和早到的梅花
一样成了重感冒患者

自命不凡的西风,和雪的大军
发起最后一次冲锋
死守的嫩嫩的春意,不可能
对冬天的风雪递交投降书

寒冷的噩梦,在晓梅初开时
不知怎么就消失不见
用袋子捕捉初春的暖阳
打包后寄给姐姐

后来呀,天马行空的土地上
唯一的诗人,收割着
冬季戈壁上剩下的点点白雪

三月

芦苇吐出绿色,将陈旧
叶子重新换了新装
裸露着的戈壁还是荒废一片

春天的革命如期而至
寒冷被春风拖上刑场
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枪手
击毙白雪和河面上的冰

山间的桃花,盛满姐姐手中的酒杯
拾起园丁在树上剪掉的枝叶
运往寒山寺。用来烧水,煮饭
或者还可以温酒

停泊在渡口的老船和
守在船上的水手
开始修补鱼网上的漏洞
和船帆丢在风中

而我不知道,三月到了
候鸟给我捎来母亲的书信
这时骆驼的嘴里,咀嚼着
戈壁边缘上的鲜草

数天梯

今天开始,练习数天梯
一步又一步的数,就像弟弟
在树下数搬运昆虫遗骸的蚂蚁一样

那些被人忽略的事物
比如安静睡在脚下的瓶盖
从上个石阶上滚下的石子
还可能是从某个角落跳出来的黑猫
总是在不经意间出现

雨天,熟睡在天梯上的栏杆选择沉默
来来往往的影子,总会追着伞跑
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我看来
也总是美好的,就如你从
1数到204的时候。总会发现
原来爱情的距离,没有那么远


第三首诗里下着雨(外二首)
·古莲

第三首

第三首 我想了好久
到底是写给青春还是梦想
我想了好多
想到了多年未见的母亲想到了童年时放飞的风筝
想到了夜色下的操场总是会对着天空讲话
想到了这几天阴雨连绵被打湿的鞋袜
我一直在想 却一直写不出来什么
因为我从未想过我是一个诗人

有关生活的想法总是那么多
对于生性懦弱的人来说时间是超乎想象的珍贵
担心着在明天在后天会卷起铺盖四处漂泊
并且会被人指着嘲笑
懦弱的人剥开懦弱的灵魂满心的不欢喜不甘心

很多不是诗人的人都会写出第三首诗
第三首诗里看不到理想也看不到希望
它只装着一个人的影子
装着一个人不能说出来有关爱与恨的心事

第三首诗没有文字
诗里下着大雨 而这场大雨
是我流过的眼泪

找寻

如果哪天,我的双眼见不到光明
请把潮湿的泥土嵌入我的眼睛
如果哪天,我的双耳只能在黑暗中沉寂
请把奔腾的河流灌进我的耳朵
这样,我就不会只剩下一身干瘪的躯壳

我的眼里在长绿芽,我的耳中小鱼在游动
这是生命最张扬的疯长
我以为疯长下去的梦想会更加放肆和疯狂
是霓虹闪耀裹挟着肮脏的尘埃
是烈酒迷诱沾染着叛逆的灵魂
多少人瞳孔里满是璃琉,身体里又注满了酒精
又有多少人身躯里流淌着血液,眼神干净又柔情

穿梭在城市街头,听闻多少离愁
城市的风如浪潮般涌来
带来了不该有的怀恨带走了梦想腐烂的腥味
五味杂陈钻进鼻翼流进了心底最柔软的部分
有人撬开坟墓
把梦想放了出来

一路向西

这天,我穿上你给我买的漂亮花裙
羞涩的乳房故意把衣裙撑得丰盈
丰盈得如同老人正叫卖着的
孩童还舍不得吃掉的棉花糖

这六月的风还在吹
吹向了冒着蒸汽的水泥板地
吹向了打不着东南西北的森林
最后都吹散在了我们木讷的神经
如今的我们都各奔东西
那些还没有想好的道别都傲娇的藏在心底

我拖着重重的行李一路向西
火车打着轰鸣
好似在宣告一场别开生面的旅行
认识的人在朝我挥手不认识的人对着我微笑
而有的人则低头行走不言不语

我想起了那几年的夏天
火辣辣的太阳正燃烧着我们的青葱岁月
被晒化的粉底还骄傲的在毛孔里跳跃
她们似乎还不懂得油腻
而我的衣裙
是被你吻过千万遍青春的痕迹


当我走向你(外二首)
·王彬彬

一道红的像染了鲜血的墙
在我面前高傲的站着
一条只有一滴水的河
在我脚下无辜的挡着
一列开不完的火车
执拗的始终不肯离去
我知道要跨越的
不是比冰还坚的钢
不是比树还挺的胸膛
而是被无止境克制的束缚的我的运命
倘若能越过
倘若能站得住脚
便可走向你
张开双臂勇敢的走向你

它们

身上穿着世俗赐予的绒毛
穿过黝黑的泥土 走尽潦倒
身上穿着干净的神的鳞片
畅游忠贞的海水 漂尽繁华
身上穿着自然欢送的外套
暧昧温柔的清风 等尽调零
身上穿着宇宙馈赠的星光
摇曳孤独的冷云 闪尽不舍
身上穿着红尘恩典的情丝
沉沦囹圄的过往 难尽苍穹

年少

你来做我抬眼间会呼吸的云
瞳孔里的繁华似锦皆由你砌成
瀑布间激荡的小水花
灌木里长成的四叶草
沙滩上小孩垒起的城堡
城堡里装满了幼时的童真
这童真是年老的一帘梦
梦里有瀑布有灌木丛有沙滩城堡
还有约定好一起白头的一行人


无边青春
·游麒麟

此刻你正在绿叶尖上数着星星,
抑或俏皮地在火堆里跳舞
请双手合十,幸运地祈祷:希望菩提是如来

把你的眼眸稀释成泉眼,那是心脏
青春躲在心脏里偷望——
那些美丽与沉默,早起落窗的鸟儿
日记本末页有关心爱姑娘的素描
那些偷望,我把它们锁在野路丛的刺梨里
听说自由的风灌醉了刺梨,也酿醉我的青春

我想起你需要在金色太阳底下
与结满果子的大树相拥,被河道旁的向日葵亲吻
走过一路破晓晌午日暮,嘴里只哼着《欢乐颂》小调
本该是你想起的
你不能忘记

谢我听说你的喜欢
偶然掀开嘈杂人流画卷,我看见
豆大的雨为你打着伞,并且听着心跳——如火
榕树又展开了新叶,每天都在疯狂展开
太融洽,我们也如此

有你的日子不一样
阳光,二十四小时,和我嘴里的明天都不一样

“你愿意赌我,我一定不会让你输”
让我把情话绣在血脉上——朝心脏延长

于是,我想起你
散步在涪江小路背面,想把月色打包给你
想起我们在古镇,正争执该喂养布丁还是小龟
最后你妥协地一手抱着布丁,一手牵着我——我小跑着
看到野花怪石,流浪阿猫,美丽的难过的,都想起你

另外你听
我在你睫毛上准备了
最温柔的跳水姿势


春风沉醉(外一首)
·李锦城

一丝阳光,因过于静默而藏的极深
比如学子于见贤捧书
因为静而迷失双子湖岸,低头看云
缓步,并细数湖面遗落的桃花
比如燕雀于香樟展翅,为短暂的沉默
啼叫,垂钓满湖蛙鸣

半山花草,因为散步时,小心恰到好处
而遗忘在昨天,同时遗忘的还有春天
比如对着双子湖发呆,总是深深的去想
一半是昨日的静:
微风起,远处一层碎银
如奇迹般地相遇
一半是昨日的短:
薄薄的金色睡在旧书上
很美,也无需描述

我想你

太阳下端坐着
我为数不多的幸福
于菩提树下,把心掏出来晒晒
晒我用了半辈子泡的茶、饮的酒、流的泪
和爱的你

我笑容灿烂,怀揣你年轻时模样,坐在花果山下
只要有清风拂过,我便会毫无由来的祝福你:
愿你有阳光的午后,笑容由衷
愿你在春天双目失明后,平常如故
愿你于无声处,不会破碎,不易孤独

我羞于提起我长久流浪,居无定所的往事
就如同我爱你,而你不知我的平常事一样


滨江路(外二首)
·木应

我与她见面,步行,或骑车
之间惬意的相遇,一回回
涪江生养群群鱼兽,化成雕塑
迎着来往的美好,她站在一侧
看着,比如留下的脚印和车胎印
比如坐着小板凳,在江上钓鱼
比如游向了对岸,朝她招呼
她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
她素白温雅,如三月的李花
我赶上了,开得最盛的那天

学院路

你静静躺下,千余米身体
睡眠,一首歌慢慢播放

间隔性醒来,响彻的炸裂声
遍布四周,身体忍不住剧痛,哭喊

谣言大量说你坏,强行割弄胃脏
威胁,殴打,疾病无处可藏

一次,一次,我擦肩而过
我偏头看你,你的模样清晰

有风,有雨,有阳光
我喜欢行走在你身旁,看向四季

“马门溪龙”形桥拱

传言说:你是在江上出生
一百九十米躯体,一片赤红
让钢铁炼化,塑造出来恐龙骨架
暂时称呼你,“钢铁马门溪龙”
比马门溪龙九倍还长,正低头
被苦难撕扯,散开晚侏罗世威压
强化躯体,担任继承者
一次,再一次,多次向你攀爬
爬上你高高脊背,总害怕雷电
还要担忧南来北往的人、车

注:该“桥拱”是涪江四桥的桥拱。


插叙(外一首)
·吴雨娇

抱歉
我想写一首诗,运用插叙的手法
回到那年夏天,不为前程不为世界
只想跟你说一句抱歉
这一次全力奋进不再是为了奖牌光芒下的欢呼
只想超过轻蔑的眼光,超过虚荣的纠缠
哪怕只有一个身位
在还未下达逐客令前,帮你擦去衣衫上的灰尘
在你眼中还全部都是我的时候,抛弃全世界
我想以一名合格冠军的姿态去拥抱你

那天阳光很烧人
让人伤心,还肆意逐人出局
一双失望的背影含泪退场
在人群中越来越淡,渐行渐远
后来观众席上空缺的两个位置渐渐泛黄
当百米冲刺的终点变迁到观众席上后
我再也没有拿到过第一
浮华将我和我的青春顶上了领奖台
我却再也不想让风为我加冕

移通

四月的移通格外多情
一不小心就被阳光感动
涨青了脸
她的目光似双子湖清澈通灵
游鱼是她瞳孔泛起的点点晶莹
下里巴人是否暗恋着缤果剧院
不顾中德学院的挽留
一路下坡只为能更快得到他的温柔
但夺命天梯却又那么残忍
硬生拆开这对苦命鸳鸯

在山上的另一寸土地
是游园,是天堂
一位姑娘站在上面眺望远方
在天梯口的左右有两个痴情的追求者
或许是太过倾注
竟忘了旁边还有一副
通往天堂的翅膀


草原养鱼(外一首)
·史晓松

草原身边到处都是身材健硕的鱼
未曾客气,鱼儿欣然接受这雄厚的给养
他们仍占有神经体质,和自己的王
从不在乎一草一木的经历
一次四口、五口,甚至更多
鱼的下面是米粮,相当于一个成年人的食量
在我看来,养鱼是一种神圣的职业
几乎每户人家都要人承包这个力气活儿
当日子实在熬不过时
就把自己当成草原,亲自送到鱼嘴里
来年定是一条健硕的大鱼,借着
草长的速度

鱼的形状

鱼的形状也就是
在香樟路上行走时的模样
那些爱着的事物总是轮回
我的爱情也是这样
一直在抵达理想,却从未得到实现
仿佛在一路中增长计谋
许久体验所以善良才结生的果实
而鱼的本身 就是金色的太阳点缀水底
朴实的无拘索求
必须是 鱼的形状丰乳肥臀
没有神秘,有的只是无数个谦卑恭敬
迷恋夕阳与情人 迷恋诗歌与朗诵
年轻的肺
不曾失去

岁月洪流(外二首)
·白晓月

窗外秋凉侵袭
夜色浓郁
星火随呼吸亮起
思绪漫溢
倾盆的回忆如同大雨
狂乱肆意
惊觉洪流般的岁月
奔流远去
往日年少轻狂不羁
喜怒随性
勃勃野心和炙热的感情
充斥于心
而芳华似酒
一饮而尽
宿醉般隐痛还含着醉意
哪有回头处
身后只剩茫茫雾气

雾夜

轻掩门扉
走进了茫茫的浓雾里
浸着秋夜里温柔的凉意
在斑驳树影下游离
远处人们轻笑低语
消散在沉凝又悠长的夜里
灯火昏黄忧郁
浸染了流淌的雾气
笼着满目的迷离
隔着树影飘摇不定
空灵的沉吟回荡在耳际
前路被浓雾隐匿
跟随着灯火摆渡前行
独自隐入弥散的雾气里

困倦

侧身卧在柔软的床褥上,
熏香溢满在温暖的空气里。
我垂下眼帘,轻柔的呼吸,
浸在闲散又舒缓的光阴里。
倾吐出的气息冰冰凉凉,
包裹着我疲惫倦怠的情绪。
收敛了笑容,放松了身体,
纵容思想停滞在香甜的梦里。
遐想簇拥着幻梦盛开,
在仲夏夜里悄然掩没痕迹。
曲调流转间,轻响鼾声呓语,
恍若游丝浮动般困倦迷离。
放纵自己停下所做的事情,
毫不顾忌明天会是如何的结局。
心无束的狂奔,
与光亮的艳阳渐行远去。
奔波逃离,掩藏在深邃的夜里。
安静的呼吸,我倦怠的凝住了眼睛。


夜行(外二首)
·秦泽宇

我穿梭在夜里,
逃避着光明
和你的叹息。
而所谓的光明,
不过是阳光的眷顾
与华美的,墨迹。
我穿梭在夜里,
抵制这光明。
也希冀着
寻到真正的自己。
而黑暗的痛苦,
早已被刺眼的线条
撕裂成心的小蹊。

杨花词

水干涸了
仅剩那一绒雪色
指尖摇曳旋转
舞出尘埃
它漂泊着
是旅者的心思的瘙痒
将雪花
驱逐冬魂的礼葬
席卷而来,漫天而去
是空落的游荡
也是栾雨
撕扯着絮丝状的不舍

未知之境

乘上电车,
是未曾见过的风景
难道青春,
理应没有颜色?
列车的身后,
是远方的呼唤
苦涩的旅者
如烟花绽放般灿烂
当我无法回首
便是真正的旅途
我想看星空璀璨
犹如在大海对岸,
触摸宇宙一般绮丽秘宝的世界
那么——
一起走吧
去比宇宙更遥远的彼方


不一样的橄榄绿(外一首)
·孙转

在我七岁那年,橄榄绿是父亲的专属颜色
黑白底的照片,泛着星黄
却不忘散发着微光
那时的他,稚嫩脸庞,伴随着朝阳在高歌
迷彩戎装,脚踏着梦想在生活
在我十五岁那年,橄榄绿是姐姐的日常调色
明暗镶嵌的照片,涟漪四溅
却不忘讲述青春的主课
那时的她,精干短发,牵引着月亮在诉说
巾帼铿锵,轻敲着理想在解锁
为梦想而奔跑的青春,是父亲的银丝缠绕,岁月轻划
为青春向梦想的追逐,是姐姐的亭亭玉立,炯然传神
七岁时,橄榄绿的父亲始终在我心中定格
十五岁时,橄榄绿的姐姐总在我身边导热
二十岁时,我们仨一舟共济,三地相隔
百花争艳争春色
橄榄绿色,独占我心头

等待

在最后的一场雪里
在枝丫喷放的雾气里
在芳香湿润的泥土里
在每一处你若隐若现的痕迹里
十七岁那年,春天是外婆家里的庭院
轻轻的风儿在梦中歌唱
我的枕畔有一片月光
那年春天,有的是外婆忙碌的背影
和每一朵云在日落后的息影
我站在原地
怀念每一个在春天奔跑的自己
和每一声身后传来的热乎乎的乳名
我想念一切甜美的花香
想要慢慢的把自己遗忘
今年的你又似乎忘记了曾经的约定
姗姗来迟,却又悄然而至
希望以后的你,不再缺席
我都会站在原地
等你


春的芬芳
·王奕鑫

时针慢慢转动着
挑起了我的心跳
让我绕回原点
我的记忆还留在昨天
屏上跃动的信息
一句懂得
震颤了早已尘封的心弦
那天,天很蓝,风很清
雪后闪烁的星光
照耀着尘世间
漾动无数的缠绵
现在,阳光像一只
失忆的蝴蝶趴在窗边
并不翩翩起舞
并没有捎来
你的温柔和那春的芬芳


树下的人(外一首)
·杨洋(梓嵚)

一颗孤独星
天空中眨啊眨
唤醒了星空

一片星空
不言不语 默默看着月亮
这一个月亮
无声无息
她静静的听着
夜深人静的呐喊

是谁在哭泣
又是谁欢笑

风中的树
摇啊摇
印着树下的人

今生分两半

锋利的笔尖,抵不过一纸温柔
寂静的密林,缓缓趟过细流
轰!骤然间的黑暗......
电闪雷鸣
漫天洒下的泪珠
好似为谁悲伤

天微凉,窗外泥土芬芳
夕阳向晚,小屋炊烟袅袅
敢问梦在何方
今生分两半
一半是受伤 一半疗伤


肉体(组诗)
·张小妹

中意

红日落幕
一颗湖
沉淀了白的喧嚣

在夜里
湖,是冰的
冻住了我
无处安放的心

把中意当饵
投入

它也有一颗
中意世间一切的心

从离人的眸子
望去
昏黄的灯
是静的
从归人的眸子
望去
黄晕的灯
是活的

肉体

活生生的
在社会上游走
精神
思想
灵魂
附着在哪?
因为太想喘息
所以会在一个城市
看到另一个城市的影子
街都是一样的街
走的人不同
就成了不一样的街

注:诗歌发表于《延河诗歌特刊》。


开在春天的丁香花
·孙思渟

我六岁时,丁香花开在六月,
夕阳的余晖照在我小小的影子上,
使劲踮脚,采一朵丁香花,
别在母亲的胸针上。

我十二岁时,丁香花开在五月,
懵懂的我站在生日宴上不知所措,
窗外飘来阵阵花香,我揉揉鼻子,
挺起微驼的胸膛来。

我十八岁时,丁香花开在四月,
狂风暴雨将繁盛的丁香花打湿了,
泥泞的土地,融了些温柔进去,
散在广阔的胸怀里。

我二十岁时,丁香花开在春天,
独自拎着箱子想去外面世界看看,
裤脚的泥巴还带着昨日的点点清香,
我已走在路上,哼起了明日的歌谣。


烬(外一首)
·曹毅兴

这一天都会到来,
清算自己过去的作为。

青春仿佛一张信用卡,
一味支出成全了午后的惬意。
然后黑暗一点一点降临了,
伴随涨潮的水渐渐没了脖。

审判日

没有一双明亮的眼睛的人
在黑夜里迷失了
没有一对丰满的羽翼的人
被深海吞噬了

残酷的不是死亡,
而是生活的继续。
迷失在黑夜的人摸爬滚打,
没入于深海的人拼命挣扎。

我们即将面临着抉择!
有多少人能够带着希望与责任高飞?
还是沉默

偷偷发酵了
破碎在虚空里的记忆
就这样悄悄
悄悄遍布了整个星空
百感交集之间
快乐还是忧伤
都是撒在心头的玻璃渣

曾经同行的人
果然还是分道扬镳了吗
是岁月带走了人
也带走了很多赤红的心
原来这条路上从来就不曾有过别人
原来我们只是梦中相识

聚散

一边理想一边爱情
二十岁的年纪
孤独地走在人生的路上
朝着自己的方向
期望与知己同行
至今未能幸得

不绝的友人问候
喜帖的交付
在人群里的仪式
我是孤立的
我是黑暗的

想要被关注的幸福
渴望却不能追求
至高处而远瞩
远方是否有我的期望
带着理想和爱情远行
是我独自一人
愿翻过巍巍山峦
是遇见黎明
愿趟过滚滚江河
幸得一知己


刚好(外一首)
·尹苏渝

秋风挂在树梢上
结出一个心愿
你夹一段情话
给你的他
我诉满园生机
给我的他

你不必告诉我
书的秘密
我也不必让你知道
信的想法

只是我们知道
星星隔得那么远
交汇的光芒却
刚刚好

后来

清晨隐藏住最后一片
打瞌睡的云彩时
朝阳会露出脑袋

但我还记得昨晚
梦里 饭桌还在等我放学
留有余温

捻一朵迎春花
把梦香夹进尾页
听书声琅琅
总会开出醉人的笑声


让泪狂撒的那些岁月如歌(外一首)
·韩靖薇

天空也是有缺口的吧,
抬起阴郁的头,
好像有湿冷微凉的风拂过,
路上的雨水泛起白色的泡沫。
十字街头,
心里猛地有了羁绊,
像是梦中有星星坠落。
我想到了所有悲伤和美好的事,
但偶尔的静谧和喧闹,
让我倍感温暖。
既然生来就被定格在这里,
那便任梦飘扬洒脱,
任梦堆砌成山,
更任我坚韧不拔。
我坚信,
努力过后的天空,
定是我要的颜色。

浸水的梦

黑暗笼罩着大地,
突然地上喷出火焰,
火光直冲天空,
确是灼伤了大地,
然后我醒了。
伴着红色的江河,
我醒得清清楚楚,
粗糙的 无关乎我的星空,
终于涂上了一抹血色。
而今,
却只知暖意日渐消弭,
世事如刀俎,
我为鱼肉,
心中的苦楚亦如混凝土般堆砌,
雄心渐起,
心有佛陀 便是过客。
时间流水,
梦苏醒。

(作者:佚名 编辑:chuangyi)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学院贴吧 |
地址:山西省太谷县学院路8号 电话:03545503866 邮编:030800 备案编号:晋ICP备1020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