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创意写作的未来和希望——参加第五届世界华文创意写作大会之体会

时间:2019年10月24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去年十月,我入职创意写作学院,这一年来,一边教学,一边进行创意写作方面的学习与研究,怎奈根基较浅,虽有一些写作经验可供教学参考,但对于这方面的系统理论,却是明显的短板,一直渴望有个提升认知、开阔眼界的机会。1019日,我有幸参加了由西北大学与高等教育出版社联合主办的第五届世界华文创意写作大会暨2019年创意写作社会化高峰论坛,虽然会期只有短短的两天时间,但收获良多,下面谈谈我的心得体会。

一、创意写作在中国的发展

大会开始后,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参会,大家都来自全国各地的高校及杂志社,偌大的会场,座无虚席。这种景象让我很是振奋,一种吾道不孤的感觉油然而生。我首先感受到创意写作作为一门独立学科,已经走向成熟,目前正朝主流学科的方向迈进,而且从事这一学科的学者、专家及教育工作者越来越多,队伍越来越庞大。

在大会开幕式上,我见到了两位仰慕已久的作家,分别是贾平凹和葛红兵。贾平凹的作品我少年时期读过,感觉其文字水平远在路遥之上。在课上,讲到中国作家,我也会时常拿贾平凹举例子,还会找出他的长篇小说《秦腔》中的片段,作为范例,让学生阅读学习。

我最早知道的葛红兵,是一位评论家,在文学杂志上读到过他批评中国当代作家的文章。一年前,我开始从事创意写作教学工作,发现是葛红兵较早地从国外引进创意写作的理念,并实践于教学之中。我曾在网上观摩过他的讲课视频,他的关于什么是好故事的论述我非常认同,直接拿来,用在自己的课上。在这开幕式上,葛红兵发言,他回顾了创意写作在中国的发展历程,并展望其未来,他认为创意写作的前景越来越明朗,会在很多创意文化领域发挥巨大的作用。

葛红兵指出,创意写作不是经验之学,创意写作学也不可能作为纯粹的经验之学而存在,创意写作学是科学,创意写作要加强人人可以写作,但写作能力需要培养等基础院里的研究,建构自己逻辑自洽的理论话语体系,在加强国别经验研究的同时将之历史化,完成学科史话语建构,强化中国问题意识,建设中国学派,同时要特别重视教育教学研究。如此,才能在历史发展中汲取养料,在不断发展的中国现实中提取实践经验,在不断的理论探索中解决自己的理论悖论,走出理论困境,找到自己的学科合法性和健康发展之路。

我明显感受到,在这次大会上,几乎没有人再提出写作到底能不能教授,或者作家能不能培养的问题,也就是说,我们都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一致——写作并非神秘活动,它事实上有规律可循,有据可依,不是天才的专属事业,也不是神灵附体的神秘活动,创意写作揭示了写作及写作教育的大众本质与专业属性。我们主要谈话的话题是作家如何培养”“潜能如何激发等等,这是创意写作教学要解决的具体问题,也是创意写作作家培养成功与否落地的关键、学科合法性所在。

在我校,创意写作所面对的并非都是有文学天赋的学生,而是将其作为一门通识课进行教授。我们的目标也不单是培养作家,而是提高所有学生的写作能力。所以,我们的创意写作课与其他院校有所不同,这需要我们进一步探索。
 

【培训心得】看到创意写作的未来和希望

二、创意写作的四个实践层面

在圆桌论坛上,不少同仁提出的观点让我深受启发。比如,来自西南交通大学的刘卫东谈到创意写作的四个实践层面。他认为,纵观1880年以来英语国家创意写作学科的发展历程,创意写作呈现出跨学科、跨文化与跨产业领域的多元化实践层面,其中以作家工坊、创意社群、创意城市与创意国家四个层面较为典型。这四个实践层面是随着创意写作社会化实践不断扩展、演进和成熟而呈现出来的,既有相互的独立性,又有彼此互为前提。

作家工坊作为创意写作最基础的实践空间与教学形式,它的存在随着创意写作学科史的发展而不断演进,它本身是教育民主化、驾驭思想演进的产物。作为一种基本实践形式可以灵活地介入不同的生活场景、博物馆、图书馆、社区中心等公共文化空间。

随着创意写作的学科实践在教学技术、课程理念的不断成熟,以作家工坊的阶段性演进和扩展为基础,校园和社会领域内多元化的创意写作教育组织出现,创意写作的实践开始走出最初的文学课堂,开辟了新的空间,如不同种族的社区、不同兴趣的社群,以及特定身份的退伍军人、移民群体等,即创意写作实践的社会化。

这让我想到,我校的创意写作课程将来也可以走出大学课堂,走向社会,服务于社会上不同的人群。

后面,刘卫东提到的打造创意写作的公共空间——文学之都,以及实现创意写作的创新维度——创意国家,这两点让我顿感脑洞大开,创意写作的美好前景在眼前铺陈开来。
 

【培训心得】看到创意写作的未来和希望

三、创意写作的实践写作与地方文化的接轨

更让我惊喜的是,来自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的毕然老师的发言,她从挖掘地方文化方面谈及创意写作的教学思路。她指出,创意写作的项目制实践写作,是挖掘地方文化,与地方文化接轨的重要途径。如何实现教、学、用三方面的联合是当下创意写作发展的亟待解决的瓶颈问题。而项目制写作,将有目的有策略地实践高校与地方文化的联结,将教师、学生的创作意识,通过项目制激活地方文化资源,既可以使高校的创意写作落地开花结果,同时也为地方文化发展助力添彩。

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是我校的兄弟院校,两校的创意写作学院也是同气连枝,所以毕然老师提到的问题我深有体会——高校创意写作教学的核心是培养学生的实践写作和社会实践的能力,那么这种能力如何培养?如何依托地方资源搭建有效平台,深度挖掘地方文化?如何在飞文科专业的学生中有效地开展创意写作教学?这是创意写作实践写作中的难点问题。

毕然指出,首先要给学生设定目标及方向,告诉他们应该做什么。他们组织学生进行《钓鱼城文丛》书系的编写,对本土深厚的民间文化资源进行挖掘、整理、保护和弘扬。而在丁院长的指导下,我校也在组织学生进行山西文化的挖掘,组织编写《乌马河文从》。在文丛实践写作中,学生真正成为创意写作的主题和真正的参与者,完成了创意写作的培养目标。

在告诉学生做什么之后,还要告诉学生怎么做,移通学院采用三步法顺利启动、实施项目制。第一步,请教当地专家学者,理清思路,寻找最佳的选题策划,制定计划;第二步,组建项目组学生团队,做好相关培训、管理和必要指导;第三步,采风、调研,身体力行地深入地方文化。采用灵活多样的教学方式,实践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写万言书的主旨。

针对非文科专业学生,在写作实践中进行分类指导。最后再通过指导、督促学生写稿、改稿,同步搜集整理图片等教学步骤,完成整个写作项目。

与移通学院相比,信息学院的创意写作教学方面有明显的不足。比如,我们与学生的交流不够多,采风次数少,与当地环境还不够融合,在分类指导方面做得也不到位。所以,毕然老师的经验引起我格外的重视,一定要认真吸取、讨教,加强自身的教学实践。

短短的会期,我虽然一直在听、在记,但仍感觉遗漏了很多重要观点和思想。真希望会期的时间能长一些,给我充足的学习时间。这次会议不但让我学习到很多知识,而且在各位大咖的指引下,清晰地看到创意写作学科的前景和未来,这不但让我对创意写作又增加了一份热爱,而且让我对自己的职业选择有了充足的信心。我下定决心,将创意写作作为自己的事业去做。

非常感谢创意写作学院安排我去参加此次大会,不但让我学到很多东西,而且还切实看到了创意写作的作为一门学科的未来和希望。今后,我一定要向在会上认识的优秀教师、学者们学习,努力提升自身业务水平,全心投入教学实践,为我校创意写作教学工作尽一份力。

                                                                                                                                                   创意写作学院 张东旭
                                                                                                                                                                                                                  2019年10月20日

 

(作者:张东旭 编辑:chuangyi)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学院贴吧 |
地址:山西省太谷县学院路8号 电话:03545503866 邮编:030800 备案编号:晋ICP备10201225